摘要:暴风从未停止“折腾”的脚步。

“模仿者”暴风-新经济

暴风从未停止“折腾”的脚步。

上周,暴风发布新的业务模块暴风播酷云。暴风播酷云基于暴风影音的P2P网络,可以自动为用户下载4K级别高清影片,存储于本地。同时,暴风播酷云还能利用空闲的带宽和计算资源,按照区块链的技术架构,帮助用户赚积分。

暴风积分未来可以兑换观影券,购买暴风商城相关播放设备,以及暴风旗下各项产品和服务,包括暴风影音VIP,暴风TV,暴风魔镜等。

怎么讲,这一套文案下来是不是很熟悉?没错,把暴风换成迅雷,就是前段时间炒的沸沸扬扬的玩客云与玩客币了。

对于播酷云积分,暴风方面强调,它不是虚拟货币,而是一种采用了区块链技术的积分系统。播酷云积分也并不会通过任何方式与人民币进行对手交易,更不会去ICO。

毫无疑问,播酷云就是迅雷玩客云的翻版。这就是暴风的新战略——模仿迅雷,尽管后者的模式还没得到足够验证。

“模仿者”暴风

“暴风和乐视不一样。”

今年,从年初到年末,暴风集团CEO面对不同的媒体采访,都要解释这件事。

在最近的2017钛媒体T-EDGE国际年度盛典上,冯鑫更是直言老被拿来和贾跃亭作对比,给公司造成了明确的困扰和影响。

“最大的直接影响是:暴风今年在着手电视业务的融资,这就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上下游合作伙伴,包括供应链、一些渠道的合作伙伴都明确对我们有一些置疑和挑战,这当中的工作成本(解释工作)都增加了无数倍。”

直到12月初,暴风TV才完成了8亿元融资,引入东山精密如东鑫濠做战略投资人。冯鑫说,从他创业到现在12年中,这次融资最艰难、最漫长。

冯鑫讨厌死“乐视”这个标签了,这当然是在乐视危机发生之后。在此之前,他的态度是,对于乐视涉足的一些领域“我们应该义无反顾地学习”。

没有涉足手机和汽车,是暴风和乐视最大的不同,这也是冯鑫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但除去拖垮乐视的手机和汽车业务,暴风就是乐视的缩小版。

2015年5月,冯鑫提出“全球DT(数据处理)大娱乐”战略,以主营视频业务的上市公司为中心,关联VR、秀场、TV、文化、影视、音乐、体育、游戏、海外等多个业务,形成生态。

这和乐视生态几乎一模一样: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中心,关联电视、云计算、手机、体育、影视、金融、汽车七个生态。

双方的业务逻辑都是“平台+内容+终端+应用”。

在业务上,暴风成为乐视的追随者。而且,冯鑫在更多方面开始模仿贾跃亭:

他像乐视网收购花儿影视一样寻求收购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 60% 股权,只是没有了乐视网的好运,遭到证监会否决;

他像贾跃亭一样通过股权质押为公司输血,截至今年9月已质押了 69%;

他像贾跃亭一样,在发布会上唱《野子》。

暴风连乐视在股价上的表现都要“模仿”,成为整个 2015 年中国二级市场唯一可看的股票。

乐视生态中,没有一项赚钱的业务为其他业务提供充足的现金流,最终手机成为“最后一根稻草”,让乐视资金危机大规模爆发。但暴风的业务还比不上乐视:视频业务进不了二线阵营,被给予厚望的VR并没有成为风口,暴风TV在互联网电视中也没有足够的竞争优势。

当乐视危机爆发,所有对乐视的模仿都成为暴风的负面标签。

只是二者的结局不一样:乐视垮了,暴风还活着,还有迅雷可以模仿。

倒霉的是暴风的模仿对象

乐视崩盘和暴风的模仿没有直接关系,但我们发现被暴风模仿过的公司,运气都不太好。

在模仿乐视之前,暴风是长期作为播放器存在的。那个年代,网友们还习惯于下载盗版片源,在本地播放。暴风影音支持600多种格式的视频,解决了用户视频播放的“痛点”,成为装机必备,其市场份额一度达到70%。

用户使用时,暴风影音通过“文字链”、“弹窗”获得广告收入。

后来,带宽环境变好,更多用户倾向于使用在线点播观看视频。2007年,快播横空出世,它基于准视频点播(QVOD)内核,可以将迅雷、电骡、BT、一些在线电影网站资源,甚至是目前日渐热门的播客.FLV视频资源,统统转换成可进行即时网络影视点播的“在线电影”,好的体验让快播迅速占领市场。

2008年7月,暴风影音追随者快播转型为视频播放平台,与土豆、激动网等视频网站合作,提供本地播放、在线直播、在线点播和高清点播等形式。

即便如此,暴风影音靠早年本地播放积累下的优势还是缩水了。2011年后,快播已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但市场份额领先的快播在视频行业正版化的过程中成了“出头鸟”,2013年被搜狐视频、优酷等视频网站组成的反盗版联盟打击,又遭遇国家版权局的处罚。2014年,快播又因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被查封,创始人王欣入狱。暴风影音在播放器业务上的竞争对手就这么败了。

做点播不行,做电视不行,做VR不行,但暴风把对手熬死,自己坚持下来了。

更有意思的是,因为国内没有其他大公司 All in VR,暴风的祥瑞愣是把整个产业带凉了。

不炒概念,暴风还有啥?

暴风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

当用户由PC端转移到移动端,当互联网已从现实走向线下,暴风还保留着10几年前的风格,犹如互联网行业的“活化石”。

2015年3月,暴风科技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的两个月经历40多次涨停,股价从上市开盘的9.43元一路飙升,突破300元。

但这只能算作暴风的“昙花一现”。

在此之前,暴风经历了长达5年的困难时期。2010年,暴风开始拆VIE架构,到2012年完成,准备在A股上市,但证监会的IPO审批暂停,暴风收缩成本,艰难度日。2013年差点卖身阿里。

暴风收缩战线的时候,正是视频行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关键时期。

首先是内容的正版化,高价购买优质版权内容成为头部视频网站的必备选项,PPS、PPTV、56网等视频网站因为资金的问题无法与一线视频网站抗衡,最终都选择了卖身。

其次是用户向PC端迁移。让视频网站迅速占领移动端的一个是流畅的体验,一个是足够有吸引力的内容。乐视视频在这场竞争中掉队,让贾跃亭有了做手机的想法,企图通过乐视手机追回乐视视频移动端的装机量。

但此时的暴风只能默默地看着对手表演,自己却无能为力。2014年,暴风押注VR,并靠炒VR的概念撑起了上市之后的连续涨停。当时,冯鑫这样吹嘘VR的未来:到10万人使用VR(虚拟现实)的时候,即最好的一款游戏单月收入可能到100万,VR里广告收益也能达到100万,这个关键的数量级会引发社会资源重新倒戈或者拐向这个方向。

以当时暴风魔镜9个月销量29万、日活2万来计算,达到100万日活不可能在三五年内完成,可才过了2年,VR就彻底凉了。

没有了VR的概念,暴风又炒生态的概念,生态的鼻祖乐视崩盘了,暴风一边做着互联网电视一边炒起了区块链、共享CDN的概念。

再看看暴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视频,当优爱腾不断更新热播综艺、影视剧名单时,暴风的热播剧目前还停留在《猎场》上;当短视频占用用户越来也多时间之后,暴风也没有任何跟进。

不炒概念股价还怎么涨?毕竟现在暴风的股价只有20多元,和高点的300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好比斗地主的时候,手里一把烂牌硬要打出“双王四个2”的效果,冯鑫已经够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