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事实证明,低价策略同样可以催生出一个富豪。

“我刚在拼多多买了一双adibas。”拼多多上市后,一位用户在网上调侃道。

在洗脑的广告歌和资本堆砌的财富盛宴里,黄峥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却不受国内主流社会所认同。虽然拼多多的异军突起造就了另一个中概股神话,但充斥着廉价、山寨、仿冒商品的拼多多,在国内市场遭遇的抵制已愈发强烈。

身家超越刘强东

北京时间7月26日晚间,总部位于上海的社交电商拼多多(Nasdaq:PDD)在上海、纽约同时敲钟,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易撮合,当晚10:59,拼多多以25美元开盘,较发行价19美元涨39.5%,市值超过290亿美元。截至收盘,拼多多股价报26.7美元,涨40.53%,市值达到295.78亿美元。

低价与山寨,打败了刘强东-新经济

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

与其他中概股企业上市时,创始人及股东赴美敲钟的习惯不同,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并未出现在美国上市现场,而是在上海中心大厦连线敲钟。

黄峥告诉媒体,自己之前得过中耳炎,身体不适,所以没去美国现场。为此,纳斯达克为拼多多开创在两地同步敲钟的先例。

按开盘价计算,黄峥所持股票价值超过138亿美元。仅算股票价值,黄峥的身家已超过他的竞争对手,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刘强东身家为93亿美元。

按照上述榜单,黄峥在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12位,仅次于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143亿美元)。只要拼多多未来股价再有上涨,黄峥的身家很可能超越李书福,甚至超越排在第10名的李彦宏(145亿美元)。

各方大佬不站台

在拼多多低价的背后,却是豪华至极的投资阵容。然而,在低调的上市现场,马化腾、段永平、丁磊、王卫、孙彤宇、沈南鹏都没有到场祝贺。据传,只有腾讯集团总裁刘炽平当天短暂露了面。

低价与山寨,打败了刘强东-新经济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左)现身上市现场

资料显示,拼多多的公司架构是“同股不同权”。其中,黄峥占股46.8%,拥有89.8%的投票权;腾讯占股17.0%,投票权为3.3%;高榕占股9.3%,投票权为1.8%;红杉占股6.8%,投票权为1.3%。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分析,拼多多得以快速崛起的主要原因是借助外力。凭借腾讯微信与QQ的渠道帮助,结合“拼单消费”的业务模式,迅速在消费者中传播。腾讯战略投资的拼多多,也成为腾讯对抗阿里巴巴、京东的重要同盟。

此外,拼单的购物模式可以有效降低商品单价和单个商品所承担的物流成本,使平台商户在微利的情况下仍可以通过走量获得可观利润。

有媒体报道称,拼多多的第一款商品是每袋1元的薯片,一天卖出了一万份。淘宝上一件售价29元的商品,在拼多多上可能卖19元,找几个朋友一起拼单,也许能以9.9包邮的价格拿下。

被批售假集散地

依靠低价策略,拼多多从默默无闻的创业公司,到月均GMV数百亿的黑马,三年时间跻身中国电商三甲。福祸相依,低价策略也使拼多多在市场上饱受诟病。

低价与山寨,打败了刘强东-新经济

Daddy’s Choice(爸爸的选择)纸尿裤

就在拼多多提交招股说明书后,一家名为Daddy’s Choice(爸爸的选择)纸尿裤制造商向纽约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称拼多多在知情的情况下允许销售带有Daddy’s Choice名称的仿冒产品。

黄峥对此回应称,打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高额罚款有很大的好处,如果我们不这么干,拼多多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发展。只有让造假者切切实实感受到痛了,才会有效。在商户群里面也会逐渐形成口碑,整体供应链就会变好。如果新平台门槛更松,则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

拼多多上涉嫌售假的行为,并不鲜见。知名出版人,果麦文化传媒公司董事长路金波在拼多多上市后发微博称,在拼多多平台上查看了果麦文化的畅销书,在随机抽查的十本中,全部书籍均为盗版。

低价与山寨,打败了刘强东-新经济

拼多多上“山寨”产品屡见不鲜

除了盗版,仿冒也成为拼多多的“原罪”之一。有用户称,在拼多多上购买的“小米新品电视”,收到的是“小米新品”商标的电视。此外,大量打着adibas、Hike、fuma和GUCCl(l为L小写字母)旗号的商品,效仿adidas、Nike、Puma和GUCCI进行销售。

赢在消费降级时代

黄峥此前曾有一句名言,“我们的核心是五环以内的人可能理解不了。”或许,这才是拼多多成立三年实现上市的关键。

拼多多的目标客户群体是中国“广大的老百姓,在意性价比的人群”。虽然黄峥此前称,拼多多的一线城市用户也很多,但实际上,“广大的老百姓”大多分布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

统计显示,拼多多有23.13%和41.6%的客户来自三、四线城市。这些城市的消费者更重视价格,且数量庞大,为拼多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原动力。另有统计显示,拼多多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超过55%,一线城市用户仅占比9.66%。

显然,拼多多将目标集中在三、四线人群,是正确的决定。这些看似消费力不高的“下沉人群”,在2017年为拼多多贡献了超过千亿的GMV。或许,也因为“广大老百姓”正不自知地进入“消费降级”的趋势,才使拼多多销售廉价、山寨商品的模式,有了生存的土壤。

低价与山寨,打败了刘强东-新经济

拼多多关联企业面临多起诉讼

“野蛮生长”的拼多多并非全无远忧。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拼多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三年来,拼多多的亏损金额高达13亿元。天眼查系统显示,拼多多关联企业之一的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正面临271起法律诉讼。

黄峥在上市前几小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国资本市场相对来说更加成熟,更加理性一些,受这种情绪化的东西影响少,而且离中国有一定距离,更多会站在相对宏观的趋势和背后理性这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在中国市场被商业道德与伦理绑架,在美国资本市场可以只谈业绩,或许这就是黄峥的潜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