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源地产 | 富彦斌这一劫-新经济

2017年1月3日,多家媒体刊载了一篇名为《富彦斌:不忘初心 砥砺奋进》的文章,对富彦斌及其带领的正源地产做了极正面的报道。

尽管在文章最前面,媒体备注了“商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但对风雨飘摇四年有余的富彦斌和正源地产而言,这篇报道的发布意味着从2012年11月底开始的风波,终于画上句号。

那笔与德意志信托有关,高达43亿港币的贷款违约,使富彦斌和正源地产一度陷入极不明朗的境地。

正源地产 | 富彦斌这一劫-新经济

几年过后,“苦主”变成了国内的金融机构。春节前夕,西南证券自曝家丑,其作为5只资管计划的管理人向重庆市一中院起诉正源地产,缘由是正源地产未按照约定支付2016年公司债券本金及利息5.49亿元。与此同时,正源地产年报“难产”,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也因债券展期问题被轮候冻结。

西南证券并非正源地产的唯一债主,中信证券、长江证券等金融机构也因与正源地产存在债券交易纠纷、合同纠纷,将其告上法庭。

事实上,正源地产的债务问题,在两年前就几乎压不住盖子。2016年,正源地产在拆除红筹架构后,谋求通过借壳的方式实现上市,目标选定为四川国栋建设。随后,正源地产对外发行两期公司债券,并以极大代价成为国栋建设的大股东。

受制于国栋建设的业绩低迷,正源地产的资金压力愈发明显。2019年初,16正源01价格不断下行,多次因价格异常波动被交易所临时停牌。6月28日,16正源02也因价格异常波动,被上交所再次临时停牌。当年,正源地产就曾明确表示,手头仅剩4亿资金。

2020年4月,正源地产宣布,受疫情影响,2019年债券报告编制工作尚未完成,将延期发布报告。这一推延,直接将外界窥探其后续发展的窗口彻底关闭。2020年5月,因正在筹划与16正源01和16正源02相关重大事项,两只债券停牌。

造成业绩变脸的主要原因,在于正源地产的主业困境。进入地产行业二十余年间,正源地产享受了中国地产黄金时代的利好,也遭受了行业整体回调带来的打击。

正源地产 | 富彦斌这一劫-新经济

发迹于大连,正源地产却一直尝试着走出大连。2009年前后,富彦斌的足迹踏入重庆,先后投资了两个地产项目和五个政府BT(建造-转交)项目。

2019年10月,富彦斌顶着债务压力,通过正源股份又签下了成都双流区正源国际荟产城融合项目。但在次年3月,为了筹集项目资金,正源股份将项目公司正源荟置业49%的股权,转让给金地旗下的青岛悦优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获取7.5亿元的融资款项,综合融资成本高达15.5%/年。

有媒体报道称,除了西南证券等金融机构的债券违约,按24个月的融资期限计算,金地的7.5亿元输血也快到期了。在正源地产资金捉襟见肘的当下,这笔融资的暴雷也已蓄势待发。

富彦斌能指望的,可能只剩当初的北大校友。天津久德股权投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陈选良、北京国风集团董事长欧阳旭、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中公教育集团董事长李永新、深圳铁汉生态环境董事长刘水等,都曾出现在富彦斌的合作关系网中。然而,在资本市场压力下,富彦斌的校友情到底价值几何,还尚无定论。

或许,2012年11月底开始的那场风波,从未真正远去。德意志信托谜一般的起诉、富彦斌的境外永居权身份以及正源地产的业绩表现,都隐隐指向了一个结局。

大船早已沉没,当年的枭雄,早已一身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