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杀不死的鲶鱼。

以大欺小?行业新人极兔速递遭遇巨头联合封杀-新经济

国内快递行业对这条鲶鱼的追杀,正逐渐摆上台面。

继9月25日申通快递发布内部通知,要求全网禁止代理极兔速递业务后,10月19日,韵达快递也在内网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正式“封杀”极兔。

而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圆通快递总部也曾发出要求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类似通知,要求包括旗下的网点、妈妈驿站等拒绝收派极兔的包裹。

外来的“和尚”

资料显示,极兔速递是一家来自东南亚的电商快递公司,创始人李杰此前还有另一重身份—— OPPO印尼公司创始人,通过OPPO在印尼的销售网络,李杰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建立起东南亚首屈一指的物流网络。

极兔速递并未止步于东南亚,2019年,通过投资控股国内快递行业二三线企业上海龙邦速运,直接获得了快递经营资质和网络,拿到了中国快递市场的入场券。也正是由于其出身OPPO的身份,在中国市场,极兔速递借力OPPO国内的销售网络和物流需求,快速建网,2020 年 3 月开始正式经营。

以大欺小?行业新人极兔速递遭遇巨头联合封杀-新经济

业界普遍将极兔速递划拨为“拼多多系”,其原因主要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的四大门徒之一。由于李杰的OPPO出身与段永平有关,再加上极兔速递目前进驻的11家电商平台中,拼多多最具代表性。

对于极兔速递被打上“拼多多系快递”的标签,目前两家企业对此传闻均表示“不予置评”。

极兔的速度

国内几大物流企业对极兔速递的联合“封杀”,原因不在于极兔速递的站队。自3月份以来,极兔速递的发展太快了。

以大欺小?行业新人极兔速递遭遇巨头联合封杀-新经济

由于李杰在OPPO公司的工作背景,在组建全国快递网络的早期阶段,极兔速递并未大范围向外部招商,而是将核心城市的网点经营权交由OPPO系品牌原手机经销商,剩下城市二级代理或承包区的经营权开放加盟,或者只在一些偏远地区及乡镇开放外部加盟。

短短两三个月后,5月底,极兔速递已经实现全国服务网络的基本覆盖,全国省市覆盖率达到100%,区县覆盖率达到98%,乡镇覆盖率达到90%。与此同时,在4月份实现除阿里和京东系外11家主流平台的接入。更重要的是,在服务与“通达系”同质化的前提下,在定价方面与老牌快递企业展开厮杀。

有通达系资深加盟商表示,在价格上,极兔正在发起倾销,“我们必须应战”。

凭借渠道的快速铺设和价格优势,极兔速递的业务量也在高速攀升。数据显示,5月初,极兔速递全网业务量突破100万件;618年中大促后,极兔速递的全网日单量在7月份已稳定在500万以上;到了9月份,极兔速递的全网日单量已稳定在800万以上。按这一趋势,今年即将到来的“双十一”期间,极兔速度的日均业务量将极有可能冲击2500万单。

杀不死的鲶鱼

极兔速递的高速发展,不仅侵蚀了“通达系”快递公司的蛋糕。由于几家公司都采用了“转运中心直营+网点加盟”的模式,快递公司的全国网点由各快递加盟商以单独的法人展开业务经营,这些加盟商承担了包裹揽收和派送这两个与发件人、收件人直接对接的环节。

尽管各家快递公司此前均禁止旗下加盟商同时代理多个品牌,但对经验丰富的终端加盟商而言,私下代理个品牌,承接不同快递公司订单的情况并不鲜见。

以大欺小?行业新人极兔速递遭遇巨头联合封杀-新经济

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在终端渠道加盟商的密集程度不足,极兔速递要解决取件和派件这“最前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往往需要依靠其他快递公司的加盟商。在被联合“封杀”后,极兔速递只能选择自建加盟商,或采用驿站和快递柜完成快递收发,这也就无形间,加大了极兔速递的渠道成本和物流时间成本。

在国内电商业务高速发展的今天,快递行业间的战争,也变得愈发频繁。此前,京东曾“封杀”天天快递、百世快递和圆通快递,今年又对申通下了“封杀令”;2017年,淘宝与顺丰之间,也曾闹出关闭数据接口的风波……

针对近期多家快递公司对极兔速递的“封杀”举措,对极兔速递来说,仅会打压高速增长的势头,而并非致命打击。在即将进入快递行业旺季之际,不断增长的包裹数量,以及终端渠道的受阻,将成为极兔速递的最大考验。

对“通达系”快递企业来说,“封杀”也仅仅会稍稍推迟极兔速递的脚步,在国内的快递市场,来自印尼的这条“鲶鱼”,已经在搅动整个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