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除了风光一时的聚美优品,那个曾经“为自己代言”的陈欧,仿佛已经江郎才尽。

无视罗永浩前车之鉴,陈欧的刷宝难“刷宝”-新经济

陈欧

那个为自己代言,而后又被王思聪唱衰的陈欧,再次回归人们的视线。这一次,陈欧却模仿起“相声演员”罗永浩,带来了一款看起来面面俱到,又不明就里的产品。

继聚美优品和共享充电宝街电之后,在微博坐拥四千万粉丝的陈欧,又进军短视频行业,上线了刷宝短视频APP。尴尬的是,在刷宝APP上线后,这个号称“趣头条版抖音”的APP,用户看视频赚的元宝却无法提现。

才刚刚上线,就要凉了吗?

刷宝难刷宝

4月,在刷宝的百度贴吧里,有用户发帖抱怨,称其在刷宝短视频平台赚的钱一直显示没有到账,而与客服交谈过后,客服也只是让其耐心等待。

无视罗永浩前车之鉴,陈欧的刷宝难“刷宝”-新经济

刷宝APP

在贴吧内,类似的抱怨和投诉并不罕见。对于老用户来,平台似乎还对他们后续可获得的元宝(元宝与现金的兑换比例为:1万元宝等于1元人民币)和提现金额有了限制。

“元宝越来越少了,刚开始看视频至少能拿2块2人民币。最近这两天钱越来越少,元宝也越来越少,现在已经只有1块1人民币了,这个平台差不多也要不行了吧。”

不仅看视频赚钱越来越少,有部分用户反映,看视频的时候,总是提示“这个视频的红包你已经领过了哦”,或出现“你没有满足领取奖励的条件”,让用户白白浪费看视频的时间。

支付流程似乎也出了问题。有部分用户反映,此前刷宝的推广中称,“看视频得元宝,元宝自动转化为现金,可提现到你的微信或支付宝里”但目前,刷宝已经不能通过支付宝提现。微信,成为唯一的提现渠道。

七麦数据显示,刷宝自2018年11月16日在Anddroid系统开始拥有首个下载数据,而其在IOS系统的上线时间要更晚一些,到了今年4月初才上线。作为一个上线不到半年的短视频平台,刷宝已经出现诸多问题,包括金额提现有延迟甚至是不到账、提现渠道只能是微信、对老用户设置限制和门槛等,此类问题已经给部分用户带来了不良反应。

设置规则的“铁公鸡”

资料显示,刷宝短视频APP由北京创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开发。天眼查系统显示,陈欧认缴出资900.375万元持股90.04%,是该公司最大的股东。

无视罗永浩前车之鉴,陈欧的刷宝难“刷宝”-新经济

天眼查信息

从聚美优品到街电,再到刷宝,对陈欧来说,或许在不断追赶潮流,试探新的发展方向。但从部分用户的反应和平台如今普遍存在的问题来看,刷宝“看视频可赚钱”的特征,陈欧可能又没走好。

不论是刷宝对外的宣传推广还是平台内部的拉新机制,刷宝给外界和用户的暗示就是,“用刷宝能赚钱”、“无限拉新无限给奖励”。

与用户受到的暗示不同,对于那些时间宽裕的用户来说,刷宝给他们设置了赚元宝的上限,每天最多能刷2块多人民币;对于没时间看视频的用户来说,不仅拉新很难,若是新人没有完成规定动作,也算是白忙一场。总而言之,想从陈欧的口袋里赚到钱,极其困难。

在很多以拉新为目的的QQ群里,“刷宝赚钱”的噱头早已没了市场。甚至记者在群内咨询时,已经有网友劝说,放弃刷宝,转做别的平台。

对外宣传的使用感受和用户的实际体验有着一定的差距,且平台如今还存在因延迟而提不了款这种致命缺陷。层层规则的设置,使刷宝的快速推广后,也迎来了快速的冷却期。毕竟,当用户察觉到宣传与实际的差距并遭受过因平台缺陷而导致的不便时,他们只会选择放弃。

又一个聊天宝?

刷宝的推广模式,像极了此前罗永浩发布的聊天宝APP。在佣金、赚钱的噱头下,刷宝和聊天宝一样,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用户。然而,这个看似成功的手段,却并没有使刷宝和聊天宝实现后期的良性发展。

根本原因,在于内容。

《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大报告》显示,短视频行业在飞速奔跑突破8亿大关后,增长开始乏力,行业红利期已过,成为典型的存量市场。在这期间,短视频行业也形成了以头条系为主,快手、百度系和腾讯系为辅的一超多强格局。

无视罗永浩前车之鉴,陈欧的刷宝难“刷宝”-新经济

收割“羊毛党”

在此时进军短视频行业,陈欧的刷宝APP获取的仅仅是追逐利益的“羊毛党”。在可以薅的“羊毛”到手之后,从平台的收益一旦不如预期,“羊毛党”们也将迅速撤离,留下空有漂亮用户数据的平台,而缺失了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机会。

这种“抛金拉客”的模式,只能解决项目运作早期的启动问题,却并不是长期的解决方案。相反,同样深耕短视频领域的抖音和快手,却都凭越来越专业的内容,实现了客户的留存。

无视罗永浩前车之鉴,陈欧的刷宝难“刷宝”-新经济

罗永浩的聊天宝

经历了产品发布初期的用户暴增、体验和离去,罗永浩的聊天宝在短短几个月内走过了一个科技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这款号称重定义社交的软件正式宣布失败,对陈欧的刷宝来说,或许也有着借鉴意义。

然而,不停追随互联网热点,却始终没有找到业务新增长点的陈欧,还有更多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