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乐视最为风光的几年里,就已经能看出贾先生“仗义疏财”的性格、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和不断“挑战对手”的品质。

想必贾先生也想不到,几年前还享受着媒体的追捧和奉迎,几年后的今天,却落得“有国不能回”、媒体“人人喊打”的境地。

事实上,现如今贾先生的财务问题,在几年前就已经初步显现。

手机行业站在投资风口的那段黄金岁月里,2015年4月,贾先生在乐视网的原有业务之外,发布了乐视超级手机1。这是乐视发布的首款手机,按照贾先生的构想,乐视手机打通了乐视网与移动终端的最大壁垒。

贾先生的“壕气”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发布会上,每个受邀媒体,都收到一台乐视超级手机1作为“公关礼品”。姑且不谈当时千余元的手机价格,在发布之初,各大电商平台严重缺货的情况下,贾先生的气魄,着实点燃了媒体的热情。

“仗义疏财”的贾先生,终于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新经济

既然摆出了一付“有钱任性”的姿态,在后期的各种活动中,贾先生也更不会“怂”。在乐视启动汽车项目的发布会上,乐视的的邀请名单里,除了科技媒体和产经媒体之外,还邀请了大量汽车行业媒体,同样也附送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品。而在那时,一众汽车媒体记者大眼瞪小眼看到的,不过是一份漂亮的PPT,和碰不得的油泥模型。

凭着价值明显高于其他企业的礼品,贾先生依旧收获了来自各领域媒体的关注与拥护。但贾先生的手段,并不仅限于礼品。

几年前,乐视曾在香港举行发布会,针对为期两天的会务活动,贾先生的公关团队却安排了三天的行程。是的没错,住着香港的五星级酒店,乐视“豪气”地安排了一整天的活动“空窗期”,给内地的媒体记者预留了游玩购物时间。

没人知道,为了给贾先生树立一个财大气粗的形象,乐视花费了多少冤枉钱。

钱不是省出来的,而是赚出来的。好吧,即使不是赚出来的,那至少也得是“忽悠”来的。

在贾先生最为风光的几年里,借着他第三任老婆18线女星的身份,贾先生和娱乐圈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当年毫无名气、没什么知名作品的女演员,居然可以与景、白、韩三位小姐并列,被称为“京城四美”。

凭着长袖善舞的交际能力和明星圈层固有的“人傻钱多”特点,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两大板块先后吸引了19位明星入股,其中包括了大导演、小导演,某某一哥、草根明星,还有出轨的、戴绿帽子的,对了,还有前阵子大红大紫的两位“皇后娘娘”。

智商这种东西,在哪个圈子都是个稀罕物,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也未必比娱乐圈的明星高出很多。

2016年11月,在与乐视进行两天的谈判后,多个国内大型集团公司的企业家们,决定对他们的同学贾先生,进行总额6亿美元的投资,资金方向为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

结局如何,这里不提。贾先生的“自我挑战”之旅,也尚未结束。那个曾被柳老先生无比青睐,而后又送进监狱的山西青年孙先生,出狱后成功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地产帝国。不幸的是,他成为贾先生的新目标。

“仗义疏财”的贾先生,终于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新经济

之后的故事已经算不上新闻,孙先生为乐视哽咽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在贾先生挖的“坑”里,孙先生一度深陷其中。他甚至自称,“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

“再帮我一把,车就能量产了。”用这句谎言,远遁美国的贾先生说服了正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许先生。这么多年来,早习惯大手大脚花钱的贾先生,再次获得喘息之机。

然而,让贾先生想不到的是,以往对付娱乐圈明星和长江商学院同学的“流氓”招数,在许先生面前,仿佛彻底失效。高调的仲裁,和对仲裁结果的篡改解读,使彻底撕下面具的贾先生,不得不面对信用彻底破产的现实,准备迎接史无前例的诉讼。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想必许先生的心里,一定这么认为。

据传,贾先生向许先生提供的财报,都是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没有具体的使用明细,完全不符合财务报告标准。更麻烦的是,贾先生至今尚未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

在向许先生讨取新一笔投资而不得后,恼怒的贾先生赶走了许先生派驻的出纳人员,并强行阻止财务人员进行审查。换言之,贾先生花光了许先生的8亿美元,还不告诉对方这8亿美元到底是怎么花的,再想办法把许先生踢出局。

在商业市场上从未被这么算计过的许先生,终于祭出法宝,向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先生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命令贾先生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这种摆在台面上的“阳谋”,也给国内其他被贾先生“坑”得苦不堪言的投资者们,提供了一种新的维权思路。

而前面提到的孙先生也没有认赔离场,在乐视网砸了150多亿后,11月初,孙先生以29万元的诉讼费用,追回5.3亿元欠款。在两位地产大佬的交叉诉讼中,远在北美的贾先生,也距离“梦想”越来越远。

“仗义疏财”的贾先生,终于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新经济

​可以肯定的是,贾先生已经很难再踏上中国的土地。而在信用崩盘的局面下,那辆被他寄予厚望的电动车,还有机会驶下生产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