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个春天,对二次元文化的拥趸者来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大本营“B站”历经九年征程,终于抵达中转站——美国纳斯达克。

B站九年终上市 UP主走向主流-新经济

3月28日晚,“小众文化”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代码为BILI。

B站九年终上市 UP主走向主流-新经济

此次IPO,哔哩哔哩一共发行4200万股ADS,每ADS代表一股Z类普通股,发行价格为11.5美元/ADS,计划融资4.83亿美元(约30.4亿元人民币),估值约32亿美元。

对于此次募集的资金,B站董事长陈睿表示将用于增加技术基础建设、建设创作者生态以及吸引包括人工智能和内容运营的人才。

豪赌Z时代ACG文化

2009年,徐逸创办了B站雏形——Mikufans,2010年正式命名为哔哩哔哩。2011年,猎豹移动创始人陈睿成为B站的天使投资人,并于2014年11月以董事长的身份正式加盟B站。

与AcFan(以下简称A站)一样,B站也是发迹于小众的ACG(动画、漫画、游戏)圈层文化。从最开始的视频弹幕平台,到定位为Z世代(1990-2000年出生)人群青睐的泛娱平台。

有关A、B两站的恩怨情仇,细说起来就是一部长篇连载。在那一波混战前,A站的流量实力碾压B站,2012年,B站逐步反超并在2013年底完全超过了A站。趁着A站历经内乱,几经易手停滞不前,B站从个人站逐渐走向商业化、大众化。

从现在的结局看来,显然,B站有着比A站更为出色的商业运作。

截至2017年四季度,B站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是2016年一季度的2.5倍,活跃用户在B站移动APP上的日均留存时长为76.3分钟,每月活跃内容创作者(UP主)数量达到20.4万。更为神奇的是,B站81.7%的用户是9-28岁的青少年,用户定位异常精准,也就是B站口中的“Z世代”。

视频外壳游戏内核

作为一家视频网站,B站的收入来源却不是视频,而是游戏。当然,这也不是不可以,毕竟,B站股东名单上的腾讯,顶着“社交帝国”的名头,真正赚钱一样是游戏。

B站九年终上市 UP主走向主流-新经济

数据显示,2015-2017年,B站营收分别为1.3亿元、5.23亿元、24.6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3.73亿元、9.11亿元、1.84亿元。同期,B站游戏收入分别为8612万元、3.424亿元和20.58亿元,占比分别为65.7%、65.4%和83.4%。除了游戏,B站的营收来源还有直播和在线广告,由于占比不大,对公司业绩产生不了深远影响。

关于这点,从B站的招股书可见一斑:公司从游戏中获得绝大部分收入,如果未能推陈出新或无法维系老用户,公司业务及经营业绩将受不利影响。

2017年,B站83.4%的收益来自手游。其中,71.8%和12.7%的收益来自两款热门游戏——《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就目前境况看,游戏确实赚钱,但依旧不能覆盖全部的运营成本,更重要的是,B站在游戏方面的研发实力并不突出,其运营的72款游戏中,仅有一款是自研,其他都是代理。因此,尽管已经成功上市,B站的经营情况依旧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B站九年终上市 UP主走向主流-新经济

对陈睿而言,当年的投资无疑是成功的。上市时刻,陈睿发出“Bilibili,Cheers!”的呐喊也昭示着他对B站未来的拳拳之心。

遗憾的是,陈睿的诚意未能打消市场对B站的疑虑,3月28日当天开盘交易后,B站跌破发行价11.5美元,收跌11.24美元/股,跌幅为2.26%。

中国的视频网站在美股市场向来不受热捧,2010年,优酷率先赴美上市,5年后被阿里巴巴收购而退市;2016年7月,酷6网赶在纳斯达克对其摘牌前夕,主动宣布退市。

B站作为视频网站,或游戏公司,能走多远尚无定论,然而,小众文化庞大的消费潜力,却已成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