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是江湖,就有纷争。面对美团的煽风点火,滴滴正准备“以德服人”。

近些日子,国内互联网江湖又热闹起来了。先有当当坚挺多年最终断尾求存,再有小米顶风上线区块链项目“加密兔”,但都只在自家门口吆喝。滴滴跟美团,却把触角伸到了对方的地盘。

滴滴美团“开撕”

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上线出租车及快车两种业务。这是继南京首站之后,美团打车迈出的布局全国市场第一步。

上海用户打开美团APP后,在首页即可看到“美团打车”入口。用户定位起始位置信息后,无需手动输入起始地址,即可选择出租车或快车服务,更有一键呼叫功能。美团打车对上海地区注册的司机也颇为大方,实行开站三个月内“零抽成”的让利,此前对南京司机的抽成也仅为8%。

滴滴美团 | 一场事关尊严与利益的战争-新经济

美团打车官方奖励细则

 

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

作为回敬,滴滴筹资100亿元入局外卖行业,计划在4月1日愚人节当天正式在无锡上线,3月2日,滴滴推出忠诚骑士计划,骑士的在线时长将骑士分为了忠诚骑士和自由骑士两种,其中忠诚骑士必须每周在线48小时,月保底收入10000元。自由骑手则可以随时接单,订单收入翻倍。

相比在北上广一线城市,美团外卖给到骑手6000元底薪,滴滴的待遇无疑更加诱人。要抢地盘先抢人,滴滴、美团的跨界大战,一触即发。

谁不比谁无辜

事实上,早在滴滴入局外卖业务之前,美团就已经进军了打车业务,这场混战从源头上是美团先挑起的,且节奏稳健、布局精密。

2017年2月14日,美团在南京上线了打车业务,以优厚补贴招募司机携车加入,用10个月时间做到了日订单突破10万的水平。6月底,美团打车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在上海开站也属于符合规范的持证上岗。12月底,美团APP在全国七个城市接入打车推广链接,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

在网约车江湖有着武林盟主地位的滴滴看来,美团此举无疑是下战帖,是可忍孰不可忍,得到消息当天,滴滴创始人程维立即表示:“尔要战,我便战”。

看似无辜的滴滴,想要搅浑外卖市场的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2015年,滴滴就曾投资美团竞争对手饿么了。2017年12月,有媒体报道称滴滴正在试水外卖业务,在公司内部组建一个10人的团队进行秘密研发。如今正式公开做外卖,与其说是对美团踩界行为的回击,更大可能是滴滴对这外卖业务有了完善的计划。

奶酪好吃有风险

像滴滴、美团这种垂直领域的龙头企业,用户量和日活已达到业内顶尖水平,但本身业务范围体量有限,要发展只能开疆拓土,将巨大的流量导入新的业务版图。

对美团来说,从资源层面,自家汇集了各城市的许多优质商家,主打吃喝玩乐的全方位服务。外卖是把商品送达客户,打车是把客户接到商家,这个链条一旦成型,客户消费的全流程就由此打通了。如此完善业务链的大好机会,美团又怎么会放过?

在资本层面,美团也非赤手空拳打江山,而是背靠腾讯作为依仗。2017年10月,美团点评获得腾讯40亿美元的融资。这笔资金的到位,给了美团更大的底气去扩充新的业务。

对滴滴来说,在出行领域积累的大数据技术,正好满足外卖配送对时效性的高要求。将现有技术与外卖所需求技术实现对接与转化的难度,相比“白手起家”打造一个全新外卖平台,要省时省力得多。这等天然优势,滴滴岂会视而不见?

滴滴美团 | 一场事关尊严与利益的战争-新经济

中信证券—滴滴第【N】期CP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3月17日,有媒体查询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信息平台发现,中信证券—滴滴第【N】期CP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已于3月16日受理,此计划拟发行金额100亿,品种为资产支持证券-ABS。3月19日,这笔100亿资产支持证券(ABS)已正式获批,资金将用于加固出行生态的护城河。

现在的滴滴、美团,无论自发还是被动,已是上了擂台不得不战。奶酪固然好吃,但斥巨资烧钱的玩法,向来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年的京东当当大战,教训还不够深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