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也许你都未曾听过湖南盐业这家企业,但他们33天的“过会”速度,把富士康都干趴下了。

相比被大肆报道的富士康36天“闪电过会”,湖南盐业33天的记录,更令人吃惊。

资料显示,湖南盐业(申购代码:730929)是湖南省内最大的食盐、两碱用盐及小工业盐的生产企业,建立了覆盖全省的销售渠道,且延伸至华南地区并形成了一定的市场基础。公司控股东为轻盐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湖南省国资委。

冗余人员与价格战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湖南盐业营业收入分别为227185.59万元、225883.67万元、217563.52万元,呈小幅度下降。同时期的销售费用却一直在增长,分别为48981.21万元、52531.61万元、55357.27万元。2017年1-6月、2016年、2015年、2014年可比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为12.92%,12.01%,10.23%,9.97%,相对应的湖南盐业销售费用率依次是23.47%,25.44%,23.26%,21.56%,约为可比上市公司平均的两倍左右。

湖南盐业 | 一家比富士康还牛的企业-新经济

在湖南盐业的招股说明书中,对过高的销售费用率解释为,发行人的国企性质导致其人力资源机制未完全市场化,销售部门中冗余人员较多。

事实上,导致湖南盐业利润逐年下滑的并不仅是冗余人员。数据记载,公司2014年至2017年1-6月食用盐的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6.50%,62.42%,58.95%,58.96%。食用盐的销售收入在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非常大。

然而,2017年1月1日,国内食盐行业进入盐业体制改革过渡时期,所有盐业产品价格开放,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可以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在此背景下,湖南盐业食用盐产品通过下调价格提高产品竞争力,食用盐的平均价格由2016年的1949.07元/吨到2017年1-6月的887.78元/吨,下降了54.45%,毛利率较上年下降10.75%。

食盐行业的价格战,这种极为罕见的状态将持续的时间,也成为湖南盐业未来利润空间是否会进一步被压缩的重要参考指标。

被质疑“利润操控”

价格战压缩了湖南盐业的利润空间,但即使价格大幅下调,湖南盐业的主要客户销量非但没有出现预期的增长,反而减少了。

数据显示,广东、广西和贵州三省由于省内无井矿食用盐原盐生产基地,其井矿食用盐原料均需依靠地区外产盐区供应。但在湖南盐业的前十大销售客户中,广东盐业2014-2016年连续三年为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额分别是12613.08万元,9512.96万元和10955.86万元,而2017年1-6月仅为2027.88万元。另一主要客户,广西盐业2014-2016年销售额分别为3500.52万元,4706.83万元和6775.77万元,而2017年1-6月广西盐业仅为1240.70万元。

湖南盐业 | 一家比富士康还牛的企业-新经济

从广东到广西的大范围食盐市场萎缩,这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极低,那么湖南盐业的这两个大客户市场的销售额大幅下降,只能有一个解释:盐业体制改革背景下,省外食盐市场被其他竞争对手抢占。

在“割肉”式降价促销都无法在竞争中获得胜利的局面下,湖南盐业转向了互联网。在自主研发打造B2B电商平台“开门生活”后,湖南盐业又陷入了“关联交易”的质疑。

有媒体调查发现,“开门生活”在湖南盐业2016年度主要供应商中排名第三,2015年度主要供应商排名第一。虽然有声明称,公司与关联方的关联交易价格适中,不存在利益输送。但2014年度至2017年1-6月,湖南盐业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一直维持在50%上下波动,因此也有媒体质疑,湖南盐业可能在利用关联方进行利润操控。

未来诸多不确定性

湖南盐业的未来,也由于预期支出和坏账,更具不确定性。

湖南盐业“三废”排放量指标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COD、烟尘、炉灰的排放量分别占到了2016年度的55%,51.37%,83.46%;而氨氮上半年的排放量更达到2016年整年的1.56倍。随着2018年环保税的征收,湖南盐业未来极有可能需增加相关费用的支出。

坏账,是湖南盐业的另一个“定时炸弹”。数据显示,2017年6月末,食用盐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大幅上升,从2016年末的839.63万元增长到了4663.54万元。对此,招股说明书的解释是,由于食盐专营制度开放后公司销售策略调整所致,为了争取市场份额,给予当地客户一定的信用期。

尽管存在诸多的不确定因素,作为证监会2018年首家过会批准的IPO湘企,湖南盐业力压富士康成为“史上最快IPO”企业的事实已经确定。明天(3月14日),湖南盐业将迎来新股申购。

作为价格战的失败者,又被质疑“利润操控”,且多冗余人员,未来预期支出和坏账增多、的湖南盐业,在资本市场上成功募资,以上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