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广州,在2015-2016年的房价疯涨大潮中,甚至被网友“揶揄”挤出一线城市的范畴。但在2017年底,广州却凭借《财富》全球论坛的成功举办,成为年内经济领域最值得关注的焦点城市。

一场时不我待的盛宴-新经济

事实上,抛开房地产市场泡沫带来的城市生活成本,凭借数字经济的驱动,在广州和深圳的拉动下,广东省整体经济增长也极具潜力。

数字会说话

有国外媒体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数字经济价值规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0.3%或22.6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很大程度上是由顶尖的技术公司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推动的。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在创新最前线的公司会使得数字经济成为真正经济的概念更为可信。

然而,在数字经济领域,广东却一直被大众忽略。由于汇聚了各大互联网公司,北京的互联网经济潜力毋容置疑;同时,在阿里系的带动下,以杭州为中心带动的整个珠三角地区也被打上了电子商务核心商圈的标签。

相较于互联网科技企业寡头垄断其他地区,除了腾讯之外,广东省的互联网企业体量在全国也并不占优。但尽管如此,在整体数字经济指数上,广东却异军突起。

今年4月,在杭州举办的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研究院发布《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报告(以下简称“互联网+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数字经济总量已占全国GDP总量的30.61%。在这之中,广东位居国内“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第一名,而广州则位列“智慧民生分指数”榜首。与此同时,数字经济正加速拉动四五线城市的发展,还使内陆城市与沿海城市的发展鸿沟缩小。

该报告以腾讯用户的数字经济行为数据作为基础,汇集滴滴出行、美团点评、京东、携程等互联网公司的大数据,以指标的形式,刻画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以及351个城市数字经济发展状况。在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构成数字经济一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为29.0%。而且,广州还凭借278.62%的高增速,赶超深圳成为全国智慧民生分指数的第一名。

广东的数字经济增长驱动力并非仅依靠广州和深圳拉动,腾讯研究院副院长孟昭莉介绍,广东一些非一线城市增长飞速,如东莞、佛山,已进入数字二线城市(位居“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城市榜单第10名和第15名)。另外,去年“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增速最快的,有接近一半城市都在广东。

一场“时不我待”的崛起

2015年伊始,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战略,自此“互联网+”在全国加速落地生根。

事实上,随着科技和社会发展节奏越来越快,移动互联网早已浸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要在这个时代脱颖而出需要更敏锐的洞察力和“想到就做”的行动力,不然就会落伍。“时不我待”正是快节奏时代下中国社会精英阶层的主流意识,甚至是汽车品牌宝马,都将“时不我待”作为全新5系的整合营销创意主题。

然而,单一品牌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趋势的敏感度与执行力,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具有普遍性。受各种客观和主观条件限制,各地在“互联网+”数字经济落地方面表现不尽相同。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和排头兵,广东的实体经济发展水平一直位居全国前列,与此同时,在经济转型的大趋势下,广东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也一直领先全国。

2016年,广东省“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达到54.228点,继续排名全国第一。在“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四大分板块中,广东省均排名全国第一,且基础、双创和智慧民生板块增速均进入全国前10名,显示出在数字经济各领域广东省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广东省数字经济在总体量已经相对较大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高速的增长。2016年广东省“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相较2015年增长超过100%,增速位居全国第三名,体现广东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仍然具有非常强劲的动力。

在“时不我待”的快节奏下,社会精英阶层主流群体,需要更敏锐的洞察力和“想到就做”的行动力,不然就会落伍。与之对应的,则是广东省对人才的渴求。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的数据显示,广东省人才拥有量占全国总数的16.7%,为全国第一。同时,广东省人才聚集度极高,95%的白领人才集中就业于珠三角,人才虹吸能力明显。珠三角地区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其成熟的市场环境、丰厚的人才储备吸引了众多互联网、科技等创新企业落户,也成为人力资源行业转型的先行地带,企业也尤为惜才。

一辆车的背后

高速发展的数字经济影响的不仅是企业和人才,“时不我待”背后承载的价值甚至使汽车品牌宝马也加入到这场盛宴中。

2010年启用BMW之悦品牌策略以来,宝马从高高在上变成了一个极具亲和力的品牌,有力支撑了近7年的客户群扩张。如今,宝马在中国已经拥有300多万客户,品牌已被社会各阶层所接受。新的形势带来了新的挑战,宝马亟需为品牌注入更多个性和更鲜明的态度,避免过多“共性”的平庸。在很大程度上,“时不我待”是年轻的、激进的、个性鲜明的,同时又紧扣了社会精英阶层的深层意识,具有充足的正能量。全新5系的情感营销战略正带领整个品牌进入新轮次的发展。

对宝马而言,全新5系是中坚车型也是品牌的代表。2006年首次推出5系长轴距时的广告语“有容乃悦”兼顾了空间加大的产品特性和“令人愉悦”的品牌特征;2010年的5系上市以“与坚持梦想者同行”让宝马和第一代企业家产生巨大共鸣。到今天,宝马在中国的主力消费人群已有很大不同,平均年龄35岁意味着很多5系车主出生在80后甚至85后。他们出生在逐渐富裕的中国社会,在互联网的世界里长大,与前辈相比他们更加自信、灵活、有创意,他们的精神世界里少了“苦苦坚持”的煎熬,多了“想做就做”的自信和行动力,“时不我待”正是全新5系与当代消费者的共鸣之处。

如果是一款普通的产品,根本难以承载这种宏大的时代性,但是5系当仁不让。首先,宝马的品牌家喻户晓,宝马代表驾驶乐趣无可争议;而上一代5系在生命周期中成长为中国市场最畅销的豪华车,7年总计销售超过80万辆,到了退市的几个月甚至一车难求;5系的知名度、人们对5系的定位和基本特点的充分认知完全可以支撑它在营销层面“对心”而非“对脑”,或者说走情感路线而非理性说服。

“时不我待”,也有着“只争朝夕”的意味。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引用了毛主席诗作中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以表达要抓住历史机遇打开新局面的愿望。对于这个“时不我待”浪潮中的企业、精英甚至汽车产品来说,盛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