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行业老大也有苦恼。

哈啰出行撤回赴美上市申请,港股市场成IPO唯一选择-新经济

在商战中,经常是行业老大和老二打得要生要死,结果熬死了老三。在共享单车这个领域,这个惯例似乎完全反了过来。昔日风光无限的摩拜和ofo早已作古,而行业老三哈啰出行,靠着“农村包围城市”和精细化运营,从“烧钱大战”中活了下来。

然而,在亏损超过30亿元后,在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越来越有话语权的哈啰出行,眼看着上市在望,却突然踩下刹车。

7月27日,哈啰出行向美国证监会(SEC)撤回上市申请。距离其今年4月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才刚刚三个月。

资料显示,哈啰出行,成立于2014年,蚂蚁金服为其最大股东,持股达36.3%。虽然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并未说明实际募资规模,但市场猜测规模不低于10亿美元。

本次撤回上市申请,也意味着哈啰出行赴美上市的计划彻底泡汤。不仅如此,在政策指引下,由于掌握大量用户数据,哈啰出行未来在海外市场上市的可能性也已经无限趋于零。

在此前哈啰出行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其2018 年、2019 年和2020 年收入分别为 ( 人民币,下同 ) 21.14 亿元、48.23 亿元、60.44 亿元 ; 净亏损分别为 22.08 亿元、15.05 亿元、11.34 亿元。

2021 年第一季度,哈啰出行营收为 14.15 亿元,同比增长103.9%; 净亏损 8.4 亿元,同比扩大 39%。

由于其业务目前仍处严重亏损期,再加上庞大的融资需求,港股市场成为哈啰出行未来唯一的选择。

哈啰出行撤回赴美上市申请,港股市场成IPO唯一选择-新经济

哈啰出行撤回美股上市申请,也意味着阿里遭遇的又一次波折。作为阿里线下服务的重要布局,哈啰出行在共享单车赛道上的价值,本身并没有较高的盈利空间,相反,庞大的资金需求已经使哈啰出行与摩拜和ofo一样,成为资本黑洞。即使目前已经占据市场绝对领先地位,但盈利却依旧遥遥无期。

尽管哈啰出行的顺风车业务和其他业务(本地生活)存在一定机遇,但在赛道的尽头站着滴滴、美团和携程等巨头,同时自身由于监管不到位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在启动上市计划前,从2017年12月到2019年12月,哈啰出行一共获得8轮融资,总额超过200亿人民币,8轮融资中蚂蚁金服领投或者跟投5轮。在蚂蚁金融的光环映衬下,哈啰出行也成为市场红人,复星集团、春华资本、高榕资本、GGV纪源资本等机构相继入局。

然而,随着共享单车热度下降,以及市场对共享模式的探讨反思,共享单车是否有可能实现盈利,以及其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逐渐被资本所重视。事实上,自2019年后,作为第一大股东,蚂蚁金服再未向哈啰出行投资,哈啰出行也一直没有其他融资进账。

哈啰出行撤回赴美上市申请,港股市场成IPO唯一选择-新经济

经过共享单车市场的惨烈厮杀,行业已形成哈啰、美团、青桔“三足鼎立”的格局,其中哈啰属于后起之秀,美团单车脱胎于摩拜,青桔脱胎于ofo。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哈啰出行2020年共享两轮(共享单车及共享助力车)骑行次数为51亿次,是世界最大的共享两轮服务平台。截至2020年末,哈啰的两轮共享服务已在300多座城市(地级市及以上)开展。

在某种程度上,规模优势,也成为哈啰出行亏损的主要原因。重资产运营模式所需的巨额运营成本,以及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使本就不高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

而这对共享单车行业来说,似乎是一个无解的局。要想实现行业领先,势必扩大规模,但抢占更多市场,也就意味着更大的资金需求和更为遥遥无期的盈利预期。

本地生活服务,或许是哈啰出行在共享单车领域外,一项最有可能的转型通道。然而,随着赴美上市的叫停,以及资本的冷却,留给哈啰出行转型的机会,也正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