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始于内卷的生意,终于要落幕了……吗?

自年初跌幅已近八成,新东方被迫面对转型之痛-新经济

7月23日,新东方在港股市场的股价持续暴跌,截至收盘,新东方股价30.2港元,跌40.61%,总市值517.69亿港元。当晚,在美股市场上,新东方的跌幅更是达到54.22%,市值蒸发59.49亿美元,约合385亿人民币。

暴跌的不只是新东方,包括好未来、高途在内的教育三巨头,在当日都出现暴跌。消息面上,引发这场突如其来暴跌的,是一份网传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而新东方,学而思等多家教育机构回应表示并未收到通知。

事实上,是否收到通知,已经与包括新东方在内,一众教育平台的暴跌关联不大,在学科类校外培训行业被大大压减的趋势下,教育行业的过度资本化,或许已经面临尾声。

再加上此前中消协还曾点名新东方,称其“名师风采“栏的103名教师中,76名教师的实际教龄与宣传不符,虚假宣传比例达到73.8%,在市场环境和内部管理两个方面,新东方都遭受了精准的“打击”。

自年初跌幅已近八成,新东方被迫面对转型之痛-新经济

不确定的寒暑假,才是新东方眼下最大的症结。就在一个月前,就有市场传言称,“新东方内部座谈会上提到,2022年开始周末、寒暑假都不能上课”。对此,新东方火速进行了辟谣,并称未就相关内容进行过座谈会。

资料显示,目前在新东方的业务中,K12课后辅导课程占据重要地位,寒暑假期间的课程开展情况或将影响未来财季的收入表现。

自年初跌幅已近八成,新东方被迫面对转型之痛-新经济

新东方的年报信息显示,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总净营收分别为24.47亿美元、30.96亿美元、35.79亿美元,同期K12 AST、备考、其他课程净收入占比为82.7%、84.2%和85.0%。显然,K12业务已经在新东方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本财年第三财季业绩报告中,新东方也明确提到:“关键增长动力K12全学科课后辅导业务实现了约37%的收入同比增长。”

与K12业务息息相关的寒暑假,则成为新东方必须争取的时间窗口。在年报中,新东方也并不避讳寒暑假公司业绩的支撑。新东方曾经在年报中称:“从历史上看,我们的备考课程往往在我们的第一财季收入最高,该财季从每年的6月1日持续到8月31日,这主要是因为相当数量的学生在暑假期间报名参加我们的课程,为入学和评估考试做准备。”

自年初跌幅已近八成,新东方被迫面对转型之痛-新经济

在“双减政策”的大势所趋压力下,新东方也在尝试转型,摆脱对K12业务的倚重。新东方近日新增的一条对外投资信息显示,南京新东方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的许可项目包括艺术考级活动一般项目、文艺创作等。同时,新东方官网社会招聘一栏已上线美术、书法相关职位。

在应试教育的市场收缩同时,转向开展素质的试水,成为新东方“自救”的尝试。然而,在社会“内卷”的现实中,寄希望于家长迅速接受这种转变,显然还为时过早。毕竟,相比能在考出更好的成绩,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和未来前景,书法、美术、唱歌、跳舞等非应试教育的培训,其市场远不及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

再加上从一二线城市下沉至三四线城市的过程中,新东方势必承受的高运营成本和营销成本,这个培训教育行业的标志性企业,正面临史无前例的转型之痛。

2021年至今,新东方的股价从年初的高点,跌幅接近八成。对嗜血的资本来说,在一切都悬而未决的今天,是继续唱空,还是逢低杀入,成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