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PPT大师,到贩卖“资本盲盒”。

贾跃亭玩转“资本盲盒”,募10亿美金最后一搏-新经济

一群美股散户,反而成为贾跃亭最后的底牌。

有媒体报道,7月22日,贾跃亭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将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

尽管在上市前夕,原定出资1.75亿美元的基石投资人已经确定将不会入股FF,但对资金捉襟见肘的贾跃亭而言,能够实现上市,在资本市场向更多投资者兜售FF的理念和技术,并获得喘息之机,已经是天赐良机。

抛开贾跃亭对国内所欠债务的态度,法拉第未来,以及其最初创立的乐视汽车,实际上走在了行业的最前沿。然而,在“生态化反”的口号声和岌岌可危的现金流事实下,贾跃亭最终只能败走大洋彼岸,成为国内最具知名度的“老赖”。

贾跃亭玩转“资本盲盒”,募10亿美金最后一搏-新经济

FF91,依旧孤零零撑起整个法拉第未来的官方网站。在法拉第未来实现上市前,有关FF91是否将难产的猜测早已广泛流传,即使通过上市筹集到资金,计划将于9月21日正式亮相的FF91,还要等到2022年上半年才能实现上市。而彼时,在特斯拉、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新晋新能源车企的夹击下,早已不具备任何神秘感,甚至曾经的前沿技术逐渐落后的FF91,其市场号召力,也早已缺乏想象力。

看起来,法拉第未来,并非一个值得投注的企业,那么,到底是谁拯救了这个在资本面前求助无门的企业呢?

答案可能有些另类,美国散户。

早在今年年初,法拉第未来通过PSAC上市的计划就已经披露。这也是近期最热门上市方式,甚至被称为“资本盲盒”。

贾跃亭玩转“资本盲盒”,募10亿美金最后一搏-新经济

SPAC全称为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意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本质上是一种“现金壳公司”,其所有资产是来自公司发起人和投资者(一般是投资银行或私募基金)的资金。

换句话说,这家公司成立时,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SPAC成立后,壳公司管理层就会在最快时间内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注册文件,并实现IPO,通常上市募集2-5亿美元,每股发行价10美元。

按照美国证监会的规则,进入IPO的SPAC一样要遵循证券注册、信息披露、承销路演等步骤。但由于公司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过程一般而言非常快,路演前注册文件也不需要公开。

针对这家已经实现IPO但没有任何业务的公司,美股散户可以入场投资,类似“开盲盒”,没人知道这家公司未来即将从事哪种领域,未来有何种前景,只能“豪赌”公司董事会找到一家无法通过正常上市流程实现IPO,但对资金极度渴求,并且有“故事”可以讲,拉高为阿里股价的企业,并实现合作。

也就是说,法拉第未来的上市是一种变通方案,通过类似“私募股权基金”的形式,完成上市。有媒体报道称,今年1月28日,贾跃亭旗下法拉第未来就与名为PSAC的SPAC公司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此次合并交易大约可为FF汽车提供约10亿美元资金,为FF 91量产和交付提供资金支持。

贾跃亭玩转“资本盲盒”,募10亿美金最后一搏-新经济

10亿美金,或许这也将是贾跃亭为实现梦想,所能募集的最后一笔大额投资。但由于“抄近路”选择SPAC方式实现上市,其后市表现也处于极为不确定的状态。

2020年6月,电动货车制造商Nikola通过与SPAC公司合并后上市,声称自己用的氢燃料技术产生的能量是特斯拉用的等重锂电池的150倍,市场为之狂热,股价一路飙升,9月时最高估值高达350亿美元。但随后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做出报告,质疑Nikola的原型车尚未实际生产,随后其创办人兼董事长承认技术造假,引咎辞职。

在国内,也不乏热衷SPAC的玩家。此前联合办公优客工场逆风上市,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合并,成为“联合办公第一股”,但实际表现并不佳。目前,优客工场股价仅为1.99美元,较合并初的10美元下跌80%,总市值仅为1.73亿美元。

或许,这就是法拉第未来可以预见的未来,但眼下的10亿元美金,对贾跃亭来说,或许才是唯一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