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张近东依然是幸运的,至少国资还愿意救他。

从此苏宁不姓张-新经济

31余万名股东,7月5日没睡个好觉,这其中,或许就包括了张近东。

这一晚,苏宁易购筹划了许久的重大重组事件,伴随着深圳国际终止收购、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进场,以及苏宁易购连夜发布的12条公告,终于告一段落。

这场重组的所有关联方,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在7月5日当晚几乎同时发布了公告。其中,深圳国际(00152.HK)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出让方曾就潜在收购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签订意向性的框架协议。框架协议订立后,公司与出让方就框架协议项下的潜在收购进行磋商及讨论后,未能就商务合作条件达成最终协议,公司经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并通过审慎分析论证后,决定终止进行潜在收购事项。

从此苏宁不姓张-新经济

事实证明,这个身处江苏的零售巨头,最终还要依靠江苏国资的救场。在深圳国资的退出同时,江苏省、南京市国资联合产业资本,成立了新基金进行战投,产业投资人队伍也堪称豪华,包括华泰证券、阿里、小米、海尔、美的、TCL。

与深圳国资的148亿相比,江苏国资和产业资本的出价明显偏低,88亿拿下了苏宁易购16.96%的股权,其中,张近东转让了13.89%,其余3.07%来自西藏信托。

江苏国资的进场,也使苏宁的架构发生了明显变化,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张近东家族仍是第一大股东,持股20.35%,淘宝中国和新进来的产业基金分类第二、三大股东,分别持股19.99%和16.96%。

根据公告,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中,任一股东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公司董事会不存在任一方股东提名的董事在董事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情形。

从此苏宁不姓张-新经济

尽管如此,对张近东来说,失去了苏宁实控人身份,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幸运。相比近两年面临困境的泰禾、蓝光和协信,张近东至少还等来了救兵。

苏宁现阶段的窘况,实际上自几年前就已经初见端倪。在张近东的带领下,苏宁似乎早已超脱了零售行业,化身投资公司。从2012年开始,苏宁先后收购PPTV、苏宁足球队、天天快递等等,同时还入股了锤子手机、龙珠直播、努比亚、今日头条等。苏宁还曾连续斥巨资收购37家万达百货、买下家乐福中国80%股权,一时间豪气万丈。此外,苏宁尚有以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及苏宁置业为主体的大量投资。

从此苏宁不姓张-新经济

有媒体统计,从2015到2019年苏宁对外投资多达716亿元。

多年来的无序扩张和盲目投资,导致苏宁的经营问题愈发严重。在过去7年中,苏宁连续扣非净利润为负,每年只能通过各种财务手段来粉饰报表,例如出售各类资产的股权。在2017年和2018年,苏宁就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权,回收资金超过142亿。根据业绩预告,今年上半年,苏宁仍然预计亏损25亿至32亿,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有了江苏国资的88亿救命钱,苏宁能否活下去,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媒体估算称,苏宁至今的债务,至今依旧有数百亿,而按财新网的计算,苏宁系的实际债务规模超过2000亿元。

苏宁主营业务竞争力不强,多元化战略步伐激进,集团目前已经形成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但这八大板块,却没大多是个“赔钱的买卖”。

从此苏宁不姓张-新经济

即使是最核心的资产苏宁易购,也面临着重重危机。此前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苏宁易购2020年营业收入达2522.96亿元,同比下降6.29%。

无论是深圳国资还是江苏国资,在等待救援的期间,张近东或许早已做好失去控制权的准备。在2021年新春开工第一天的内部讲话中,张近东称,“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不在零售主赛道的 “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如果这个堪称“壮士断腕”的决策能早来两年,这个曾经的江苏省首富,或许将依旧意气风发。毕竟,2019年2月13日,张近东以不到80亿元的价格,接盘了王健林的37家万达百货,帮助王健林纾解资金困局。

彼时的张近东,有做着电商苏宁易购,有卖家电的线下苏宁电器,有网络视频PPTV,玩着国际米兰和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开着苏宁小店和苏宁时尚百货,线上线下、网络和品牌,下着一盘巨大无比的棋。

苏宁的员工说:那个时候的老板,走路带风,说话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