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暴风集团发公告称,公司无法按相关规则的要求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

一代“妖股”终将落幕,暴风集团四年兴衰-新经济

暴风集团似乎已经到了“尾声”。

继2月11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与风行在线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为期15个月的合作后,2月14日晚间,暴风集团再发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19年业绩预告的编制工作,公司无法按相关规则的要求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

暂停上市倒计时

在公告中,暴风集团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一代“妖股”终将落幕,暴风集团四年兴衰-新经济

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

资料显示,暴风集团2019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44.99 万元(未经审计),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集团在报告中坦诚,2月10日,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及附件,合同履行期间,存在法律、法规、政策、技术、市场等方面不确定性或风险,同时还可能面临突发意外事件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所带来的风险等。在公司员工持续大量流失后,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除此之外,公司还在近期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公司存在无法支付上述费用产生的法律风险。

在种种利空因素之外,暴风集团也正面临退市风险。2019年9月1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暴风集团和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根据相关规定,最近十二个月内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不得发行证券。

更重要的是,暴风集团于近日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暴风集团称,公司将对相关事项落实整改措施,存在经调整后2018年末、2019 年末连续两年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曾经“一代妖股”

暴风集团无法按要求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并不出乎市场的预料。早在2019年12月25日,暴风集团就曾发布公告称,截至当时,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此后,在2020年1月23日、2月7日的提示性公告中均有提及这一信息。

随后的一系列公告,似乎成为一种全无意义的流程。

2月11日,深交所还给暴风集团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后者对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业绩预告的原因进行说明。当天晚间,暴风集团就发布公告称,将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合作。

在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之后,深交所在同一天再次发出关注函,要求暴风说明风行在线代运营安排是否符合互联网视频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的要求,并针对本次合作事项对公司主业经营和本年度经营成果的影响,能否化解公司主业陷入停顿的风险一事进行说明。

在“答非所问”似的问询函和公告背后,暴风集团距离退市也越来越近。

事实上,暴风集团曾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一代“妖股”终将落幕,暴风集团四年兴衰-新经济

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

2003年,暴风集团正式成立,2007年,冯鑫收购暴风影音,并将其打造成具备超强解码功能的播放器。凭借几乎“通杀”所有影音播放格式的功能,暴风影音在国内市场高速崛起,2009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总数增长至2.8亿。

2015年3月,依靠暴风影音创造的价值,冯鑫将其送上资本市场。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并创下40天收获36个涨停板,连续拿到29个一字涨停的记录,股价从7.14元飙升至327.01元,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被称为“一代妖股”。随着暴风集团的“一飞冲天”,冯鑫尝到了资本的甜头,却为他后期折戟资本市场埋下伏笔。

从天堂到地狱

冯鑫的高光时刻,维持了三年。

2018年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冯鑫大约327万股被北京朝阳区法院冻结,开始日期为6月26日,到期日为2021年6月25日,冻结三年。本次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4.65%,占公司总股本0.99%。根据wind资讯数据,至此,冯鑫的股票质押率95.35%。这意味着,冯鑫持有的暴风集团100%的股权要么已质押,要么被冻结,一直靠质押融资的冯鑫再无股权可押。

暴风集团的噩运还在继续。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同年9月初,有消息传出,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冯鑫被捕的原因,或源自暴风集团“妖股”表现带来的自信与自负。彼时正值体育版权被追捧,乐视体育融资速度和规模一时风头无两,暴风集团也推出了暴风体育产品。在有了资金的助力后,冯鑫将目光看向海外成熟体育版权操盘公司。冯鑫与一众资本大鳄成立浸鑫基金,于2016年5月收购了“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ilva(简称MPS)65%的股份。

一代“妖股”终将落幕,暴风集团四年兴衰-新经济

浸鑫基金收购MPS

浸鑫入主之后,MPS却走上了下坡路,与体育赛事联盟相关的版权和合约不断丢失。在相继丢失意甲、德甲、法甲、阿森纳和F1的版权后,法国网球联合会一笔500万英镑的版权费压垮了MPS。作为浸鑫的股东,招商和光大损失惨重,冯鑫也由于收购过程中的“猫腻”陷身囹圄。

由于暴风集团承诺回购MPS股权,本就赌错风口,业绩大幅下滑的暴风集团,更是遭遇致命打击。

或许,曾经的“一代妖股”将在2020年彻底划上句号。暴风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资产总额35955.09万元,负债总额101748.59万元。相比曾经创下的400元高价位,2月14日暴风集团的收盘价仅为3.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