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十四岁的拉卡拉终于上市,外界关注的,却是故事里柳传志、雷军点石成金的投资神话。

拉卡拉背后,柳传志和雷军的投资神话-新经济

耗时十四年,拉卡拉终于成功载入第三方支付的史册。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拉卡拉的敲钟仪式上说到:“拉卡拉上市是有典型意义的。”

4月25日,拉卡拉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新股发行价为33.28元/股,开盘价为39.94元/股。截至收盘,拉卡拉报收47.92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3.99%,总市值达到191.68亿元。

发迹于便民支付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之一,创始人孙陶然被誉为“创业教父”,联合创办过蓝色光标、恒基伟业等公司。

拉卡拉背后,柳传志和雷军的投资神话-新经济

拉卡拉是从便民支付领域起家的,在社区便利店投放支付终端,为个人提供水电煤缴费、信用卡还款、转账、银行卡余额查询等服务。相对于专门跑到银行去办理转账、还款等业务,拉卡拉为人们提供了一份“出门仅用带信用卡”的便利。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拉卡拉称为当时国内最大的线下便民金融服务提供商,完成了全国38个城市完全覆盖、便民支付点达3万余个,月交易量600万笔,99%的品牌便利店都与其达成战略合作。

2011年,拉卡拉与支付宝、财付通等一起,从央行拿到《支付业务许可证》,并拥有包括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等在内的全部业务种类,成为第一批获得央行颁发的全品类支付牌照企业之一。

2014年,拉卡拉再度转型,从面向C端支付转为面向企业收单。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拉卡拉在中国智能POS市场覆盖率、终端投放量和终端扫码受理笔数方面均位于行业第一。

一波三折上市路

作为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孙陶然早在2010年,就把蓝色光标带上了创业板。相较于前者的顺风顺水,拉卡拉的上市之路走得艰难许多。

拉卡拉背后,柳传志和雷军的投资神话-新经济

孙陶然

2013年,拉卡拉计划在海外上市。不过,孙陶然曾对媒体表示,当时拉卡拉想去海外上市,但因为拉卡拉业务在中国,因此打消了去海外上市的念头,毕竟“人生地不熟”。

2016年,拉卡拉希望借壳西藏旅游上市A股,作价110亿元,最终重组失败。

2017年,拉卡拉决定独立上市,于当年3月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冲刺创业板,却中途遭到证监会中止IPO。

2019年3月,拉卡拉顺利过会,时隔两年终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上市前的一波三折,也让拉卡拉错过了“第三方支付第一股”的名头。2018年6月,晚于拉卡拉一年成立的汇付天下率先上市,顺利登陆港交所。

故事里的柳传志、雷军

成王败寇,历来如此。若不是拉卡拉眼下的成功,或许,都不会有人知道创业故事里还有另外两位大佬——柳传志、雷军。

2005年,联想旗下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200万美元的创立乾坤时代,是拉卡拉的前身。

拉卡拉背后,柳传志和雷军的投资神话-新经济

雷军

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拉卡拉25万元。招股书显示,目前雷军持有拉卡拉407.52万股,IPO前持股比例1.13%,发行后持股比例1.02%。以拉卡拉目前210亿元市值计算,雷军所持拉卡拉的股份市值约2.14亿元。

2012年3月,雷军已将持有的343万元出资额转让给联想控股,作价3.45元/出资额,总金额1183万元,并在套现后退出了董事会。套现前雷军合计持有约750万股,当时卖掉了约45%,这部分股权如果放到现在,市值约2.1亿元。如果雷军当时没有变卖这部分股权,如今其持股获利将高达近4.8亿元。

即便损失了2亿元,截至发稿,当年的套现获利加之上市后的浮盈,雷军25万元天使投资的账面获利也有2.7亿元,回报率超过1000倍。

相比雷军时进时退,柳传志对拉卡拉的看好要坚定许多。资料显示,联想控股目前仍是拉卡拉最大股东,持股比例28.24%。从2005年的天使轮融资,到后来的B轮、C轮……联想控股旗下机构多次出手,对拉卡拉的投资总额达2.62亿元。

拉卡拉背后,柳传志和雷军的投资神话-新经济

柳传志

截至发稿,拉卡拉市值高达255亿元,联想集团持股市值约72亿元,这笔投资浮盈已超27倍。短时间内拉卡拉可能延续涨停之势,市值有望逼近300亿元。届时,联想控股所持的股份将继续增值。

此外,联想控还通过西藏考拉科技有限公司,控股从拉卡拉剥离出去的小贷业务,持股比例51%。2018年考拉科技实现收入19.5亿元,净利润为4.53亿元,净利润率超过23%。

连续创业24年的孙陶然曾对媒体表示,拉卡拉是他最后一次创业。然而,上市只是另一个起点,而非终点。在支付宝等一众巨头的夹缝中生存了下来,它应该懂得如何在行业边缘寻找新的发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