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经估值高达154亿元的汇源果汁,现如今卖身还债,估值仅剩54亿元。消失的100亿,始于一场关联交易违规借贷。

汇源果汁卖身还债,天地壹号“再加一道菜”-新经济

汇源果汁,以一种变相的方式,减价卖身还债,保留了最后的一丝尊严。而上演“蛇吞象”的天地壹号,未来就真的能够拯救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品牌吗?

昔日大佬卖身还债

4月27日晚间,汇源果汁(01886.HK)发布公告,公司将与全资附属公司北京汇源果汁和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拟成立合营企业,以拓展果汁饮料市场。

公告中称,在合资公司中,汇源果汁将持股40%,以资产出资的方式注入24亿元,其中包括品牌“汇源果汁”的注册商标;天地壹号及广州和智以现金出资方式注入36亿元,持有合营企业60%的权益。该合营公司成立后,将以30亿元的代价向汇源果汁购买开展果汁饮料经营活动所需要的资产、股权和渠道。同时,汇源果汁向合资企业提供果浆、浓缩果汁及代加工生产服务。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交易方案最终落地,新的合资公司等同于接手了汇源果汁原有的品牌经营与市场销售资产。汇源果汁将不再负担市场销售的压力,特别是资金方面的投入,从一家全产业饮料企业变成原料供应商。

将资产变卖,已经成为汇源果汁自救的唯一途径。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度,汇源果汁连续两年未能公布业绩报告,而汇源果汁2017年中期业绩显示,其负债已高达114亿元。距离2018年4月3日,发布了这份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后,汇源果汁停牌至今,已经超过一年。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年内,汇源果汁还有将近人民币40亿元的债务到期。

一场违规借贷惹的祸

按照这笔交易,汇源果汁的总市值已经萎缩至54亿元。

汇源果汁卖身还债,天地壹号“再加一道菜”-新经济

汇源果汁实控人朱新礼

资料显示,汇源果汁由朱新礼于1992年创立,通过央视广告宣传,汇源果汁在2000年前后便成为果汁行业第一份额的企业,2007年汇源果汁登陆港交所,筹集资金24亿,创造了该年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

2008年,汇源果汁曾打算委身于可口可乐,当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约合154亿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但该收购案流产后,汇源果汁净利润逐年下滑,至2015年时才有所好转,但此后欠下巨额债务,导致汇源果汁衰落的原因包含其在产品上与市场潮流脱节、在管理上始终没能摆脱家族和同乡管理的弊病等。

汇源果汁的危机导火索源于一场关联交易违规借贷。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向北京汇源果汁饮料提供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果汁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

北京汇源果汁饮料是汇源果汁执行董事兼实控人朱新礼旗下公司,二者存在关联关系,因此上述交易属于关联交易。然而这笔巨额贷款并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也没有履行相关披露义务,已违反联交所相关上市规则。

因违规借贷造成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则是,汇源果汁被调出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等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名单,同时被调出港股通标的名单。不仅如此,其信用评级也被穆迪下调至Caa1,惠誉评级也将汇源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

为什么是天地壹号?

从11年前的世界500强可口可乐,到如今营收只有20亿规模的天地壹号,汇源果汁最终选择的收购方,甚至让业内人士都看不懂。在停牌的一年来,业内一直传出汇源果汁计划卖身还债的消息,据传,伊利曾经是潜在的合作对象,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汇源果汁的业绩为57.41亿元;2018年,天地壹号实现销售21.17亿元。天地壹号变相收购汇源果汁,这场交易堪称蛇吞象。

汇源果汁卖身还债,天地壹号“再加一道菜”-新经济

弥补自身短板,成为天地壹号收购汇源果汁的一大原因。此前,天地壹号主要从事醋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2018年11月开始,推出了果汁饮料产品。由于天地壹号或并不擅长卖果汁、饮料,且产品销售处在培育期,远不及苹果醋和矿泉水,导致业绩并不如预期。

在未来的合营企业中,占股较大的天地壹号与汇源果汁的体量相差较大,天地壹号连自身发展都未能“游刃有余”,要帮助汇源果汁“收拾烂摊子”,似乎难上加难。

针对外界看不懂的“合作”,汇源果汁列出了三大“助益”。认为可以与天地壹号在产品类别、营销区域及行销渠道等方面实现优势互补;同时,有助于集团更好地扩展及发展果汁饮料业务;鉴于双方的长期合作规划,汇源果汁将能获得稳定的业务订单和持续的经营现金流,有利于业务的稳健发展。

而现实显得更为直白。据传,汇源果汁今年2月份的工资,直到4月中旬才发放。不仅如此,公司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购买原材料,生产时断时续。

相比之下,天地壹号至少不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