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年意气风发的贾跃亭,真的到了“黔驴技穷”的阶段。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两次提出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申请,贾跃亭的融资计划,或许已经正式宣告破产。在强行赶走恒大出纳人员、阻止财务审查后,贾跃亭拯救FF的办法,仅剩“卖身”自救。

再次提告为“卖身”

11月12日,恒大健康(HK.0708)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事实上,这并非贾跃亭首次提出此类申请,在10月18日,贾跃亭就曾提出同样的申请,但已于10月22日被紧急仲裁员驳回。

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内,再次提出同样的申请,贾跃亭对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急迫显而易见。有分析人士指出,只有剥夺了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贾跃亭才能抵押法拉第未来(简称FF)的现有资产进行债权融资,这也说明,在寻找新的投资人努力上,贾跃亭已经无能为力,FF只有通过尝试“卖身”寻求自救。然而,一旦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被剥夺,FF将势必成为下一个乐视,被贾跃亭掏空贱卖。

“黔驴技穷”贾跃亭再出招,卖身自救还是掏空公司?-新经济

活下去,这已经成为贾跃亭寄予厚望的FF,眼下唯一的目标。

有媒体报道称,10月22日,FF通过全员邮件表示,公司正面临财务困难。从即日起,公司将对全体员工降薪20%,还将不得不采取裁员行动。其中,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

在降薪与裁员之外,缺钱的FF还实行了“强制休假”。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一位FF汉福德工厂的员工匿名爆料称,FF要求在公司工作时间未超过半年的新员工,在11月和12月进行强制性的无薪休假。

报道称,目前汉福德工厂一共有60名员工参与了无薪休假。另外在大约十天前,汉福德工厂的40名员工已经被解雇。在汉福德工厂,目前只剩下10位经理和总监。

众叛亲离的“光杆司令”

在对基层员工大面积解雇和要求员工强制无薪休假的同时,贾跃亭依旧抛出“诱饵”,幻想着资本的拯救。在11月12日FF的美国战略发布会上,贾跃亭喊出了“再给我5亿美元,就能实现FF 91的量产”。然而,在财务捉襟见肘和创始团队分崩离析的现实中,FF91的量产预期显然并不乐观。

国外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FF全球制造高级副总裁Dag Reckhorn已经选择了辞职,他也是FF五大创始外籍高管中最后离开的人。

早在去年8月,FF人力资源总裁Alan Cherry离职;同年10月,担任FF全球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宣布离职;FF首席设计师、全球副总裁Richard Kim也已于去年底离职;今年10月底,负责FF底盘设计的Nick Sampson也向贾跃亭递交了辞呈。

11月初,与Dag Reckhorn一同离职的,还包括FF环境、健康和安全主管Catherine Steinmetz。

“黔驴技穷”贾跃亭再出招,卖身自救还是掏空公司?-新经济

在11月12日的战略发布会上,贾跃亭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光杆司令”,他表示,来自通用汽车的Waqar Hashim和来自苹果公司的Michael Nikkhoo已经加盟FF,正全力推进FF 91的量产和FF 81的开发。

仅剩“被利用”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在FF陷入泥沼的同时,贾跃亭依旧有着巨大的流量价值,这也使其成为“被利用”的对象。

11月2日,FF方面宣称,已正式签约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美国顶级投资银行Stifel。然而,FF口中的“美国顶级投资银行”,或许并非真正“顶级”。专业机构VAULT公布的《北美投行TOP50》榜单中显示,Stifel排名垫底。

11月12日,又有消息传出,FF美国公司上周高层内部会议中决定,将启动2020年IPO计划,这比公司此前制定的上市计划提前了3到4年的时间。Stifel投资银行有可能成为FF的IPO服务商。

毫无疑问,风波中的FF,使Stifel的关注度直线上升。无论未来FF的融资进度或IPO成功与否,Stifel都在全无成本的情况下,收获了极高的“回报”。

另一个“利用”贾跃亭的,可能是一家区块链企业。今早有媒体报道,区块链公司EVA.IO计划向贾跃亭的 FF 电动汽车公司投资 9 亿美元。然而,这可能只是一场区块链公司自导自演的闹剧。

上周,一位FF员工在社交网络发布消息称,有新一批投资人造访法拉第未来,但从发布的图片来看,其中并不包括EVA.IO的CEO Patrick De Potter,而 Patrick 只是给她的这条消息点了个赞。

在FF对外发声渠道与贾跃亭本人的社交平台上,也均无EVA.IO的半点消息。这并不难理解,贾跃亭需要的是真金白银,而EVA.IO所能提供的,或许仅是其宣称价值9亿美元的“虚拟币”。而这波真伪难辨的“传闻”,却使EVA.IO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区块链公司,被广为人知。

“黔驴技穷”贾跃亭再出招,卖身自救还是掏空公司?-新经济

​作为失信名单上的名人,贾跃亭的价值,似乎仅剩下人们茶余饭后的关注谈资。

就在几天前,王思聪独资的北京普思以乐视体育违约侵害股东利益为由,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近亿元。乐视网的回应是,“这些都是贾跃亭欠下的烂账,谁欠的账谁还。公司也只能督促贾跃亭还钱。”

贾跃亭的苦日子,似乎一眼望不到头。在屡次失信行为传遍全球投资圈后,贾跃亭唯一依仗的FF,也已经难以为继。

在FF的战略发布会上,贾跃亭表示,“今年9月,我本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向恒大低头出让控制权,然后我可以躺着赚钱甚至游山玩水;另外一个就是抗争到底。”试图将自己打造成“悲情英雄”的贾跃亭选择了后者。然而,驱逐恒大出纳人员,拒绝财务审查的行为,却恰恰印证了贾跃亭“心中有鬼”。

然而遗憾的是,从未有一个英雄,头顶“失信”的标签,怀揣恶意。贾跃亭的败局,已依稀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