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并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FF的财务状况。因此,恒大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申述,要求贾跃亭及合资公司切实履行合作协议,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起诉。

贾跃亭再次刷新下限!11月7日下午,恒大健康(HK.00708)发布公告称,对贾跃亭的违约行为提出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跃亭提起诉讼。目前已向贾跃亭及FF发起两项诉讼。公告显示,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并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FF的财务状况。因此,恒大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申述,要求贾跃亭及合资公司切实履行合作协议,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起诉。

贾跃亭为何一意孤行赶走恒大出纳?投资款或已监守自盗-新经济

根据双方协议,恒大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FF委派出纳,但如果出纳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

贾跃亭显然利用了这一条款,赶走恒大出纳后,就意味着任何资金支付都可以在七天后自动付款,从而做到一手包揽资金使用权。如果他要挪用资金,大股东恐怕也无从防范,更何况连最基本的财务审查权都已被强行喊停。

事实上,这种“混乱+独断”的财务管理风格在贾跃亭身上屡见不鲜。“只有千方百计牢牢掌握财政大权,他的‘资本腾挪术’才能够顺利施行”据前乐视一位中层回忆,一直以来,贾跃亭在资金使用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通过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任意腾挪资金,以满足其不断膨胀的野心。

据媒体报道,2015年到2016年两年间,乐视几乎所有的生态体系都和乐视网进行关联交易。2016年整个乐视网营业收入219.51亿,关联方交易占到营业收入的50%以上。同年,信永中和会计律师事务所出具一份“保留意见+强调事项”的年报,罕见地提示投资者注意关联交易。

贾跃亭为何一意孤行赶走恒大出纳?投资款或已监守自盗-新经济

​即便“出逃”美国,手里只剩下FF这张翻身底牌,贾跃亭依然保留着财务上的混乱模糊、随意专断。一位FF前员工曾透露,FF的账本和记录都很混乱,缺少专门的规范化流程,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权体系。

2016年,毕马威曾试图对FF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但是,因为FF账目混乱、记录不清,毕马威花了半年的时间,依然无法对流入资金进行债务分配,最后不得不与FF解除合同。一个成立才两年的创业公司,其账目“难倒”国际知名审计机构,可见其财务管理之混乱。

同年底,前宝马全球CFO斯蒂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加盟FF。他也试图理顺FF的财务状况,表示希望“建立风控体系,实现有效的自我保护,避免CEO犯错,避免供货商、员工、股东等人的利益”,同时审计团队需要直接向董事会报告。这显然触及贾跃亭的红线,Krause被迫离职。谈及自己辞职原因时,Krause直言道“为了公司的资金安全,CFO需要独立,但如果贾跃亭不接受,想要成功非常难。”

目前贾跃亭迫切需要寻找下一位投资人。上周,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所以事实上,贾跃亭只是签约了一个资金中介,与所谓“又度过一次燃眉之急”相去甚远。

问题是,贾跃亭一而再再而三的腾挪资金,还会有下一个投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