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8年这个夏天,P2P行业所面临着寒冬,前所未有的严峻。

P2P,这个曾经的热门词汇,正以自己的方式重回新闻头条,虽然姿态并不好看。

7月9日晚间,深圳互联网金融平台钱爸爸宣布暂停运营。同一天,杭州PP基金也在官网挂出停止运营的公告。官网数据显示,这两家平台的累计交易规模合计超过700亿元。

相继爆雷,猝不及防

上海快鹿、南京钱宝的轰然倒塌,开启了网贷行业新一轮爆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随后,号称沪上P2P“四大金刚”的善林财富、唐小僧、意隆财富、联璧金融均已炸窝。据统计,以上4家平台规模合计2000亿元。

据网贷之家的数据,2018年6月,P2P行业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停业平台17家,创下今年单月问题平台爆发的最高峰。也就是说,6月平均每天就有2.7家平台停业或出现问题。问题平台包括提现困难、经侦介入、公司跑路。

网贷 | 相继消亡,一地鸡毛-新经济

钱爸爸宣布平台暂停运营

最新数据显示,在7月的短短10天时间里,已有28家P2P平台爆雷,其中不乏老牌、知名、体量较大的平台。钱爸爸由经侦介入,映贝金服、玺鉴、佑米金融、萌小薪、聚胜财富、优储理财直接跑路,其他平台则出现提现困难。

爆雷的问题平台中,有部分平台涉嫌虚假宣传,常以“国资背景”、“银行存管”、“上市公司背景”等词汇增信,欺骗和诱导投资者选择平台投资。也有部分平台,是真实的“风投系”、“国资系”背景。

“风投系”代表有来自广东的金融圈,注册资金为2亿元。资料显示,该平台于2014年12月获得IDG、复星昆仲资本6000万元融资,一跃成为“风投系”平台。如今,金融圈的官网已无法正常访问,只有一则宣布清盘的兑付公告。

“国资系”代表的火钱理财,由于国资企业——新疆天富蓝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增资,成为“国资+上市公司”双背景加持的理财平台。7月10日,该平台全面停止网贷业务运营并开始清盘。

恶意逾期,代偿困难

有关的退出原因,多家平台直指“兑付困难”。

火线理财表示,因近期行业环境的持续动荡,自2018年6月起开始出现借款企业大规模逾期,平台代偿出现重大困难。虽然曾试图通过变更企业注册地址、为平台引入战略股东等方式扭转现状,但效果甚微,于事无补。面对监管政策的持续不明朗、合规成本的大幅提高以及投资人的盲目挤兑,只能全面停止网贷业务。

另一家网贷平台则称,随着近期行业环境的持续动荡、行业大规模负面爆发等,借款企业欲采取恶意大规模逾期还款的行为以达到拖垮平台、自身不必还款的目的,导致平台代偿出现重大困难。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以来国内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大量借款企业违约,直接导致网贷平台经营困难。而网贷行业爆雷就像传染病,出现问题的平台一多,投资者就会神经紧张、争相申请提现,一旦出现挤兑风潮,原本没有问题的平台也能出现问题。

网贷 | 相继消亡,一地鸡毛-新经济

网贷行业当月问题平台数量

据网贷之家的数据,6月份的问题平台在退出平台的占比猛升到了79%,这一现象是2016年以来少见的。此前,退出平台以停业和转型的良性退出方式为主,占比基本都在60%以上。最新数据显示,7月至今,已有至少10家平台被经侦介入调查,更多的平台正在以恶性的方式退出,行业风险急速扩大。

大浪淘沙,唯正不败

随着宏观经济去杠杆下的严峻大势,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收紧,备案延期,各平台难以有新钱入账以借新还旧,投资人开始恐慌,用户信心几乎崩溃,这让少数向规范运作转型中的P2P平台也难以得到喘息机会,一样可能面临挤兑。

《2018年P2P网贷行业半年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P2P网贷行业累计交易额约为7.12万亿元,其中6月交易额为1535亿元,环比下降7.8%,同比下降34.9%。截至2018年6月末,P2P待还余额为9610亿元,同比下降16.8%,环比下降1.4%,已连续9个月呈下降趋势。

从数据可以直观看出,平台的相继爆雷,网贷的快速洗牌,其负面影响正在迅速扩散。但不可否认,这也是行业合规发展的必经阵痛。

网贷 | 相继消亡,一地鸡毛-新经济

央行开展互联网金融整治活动

令投资人稍感欣慰的是,央行传来利好消息。7月9日,人民银行会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有关成员单位召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下一阶段工作部署动员会。

在会议上,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中央确定的三大攻坚战之首,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的首要工作任务。按照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总体安排,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特点的监管制度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