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风,停了。

贝壳找房上市近一年,估值再次回到原点-新经济

2020年8月13日晚,被称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的贝壳找房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20美元。上市首日,贝壳找房股价大涨87.2%,报收每股37.44美元,总市值超422亿美元。

还不到一年,贝壳似乎就走完了一个崛起和衰退的流程。7月23日晚间,贝壳找房盘中一度重挫30.67%,触及上市以来最低纪录33.8美元,最终收跌10.94%,市值一晚蒸发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24亿元。

事实上,这是贝壳找房连续第四个交易日出现下跌,距离曾在2020年11月20日创下的79.40元美元最高股价,已经跌去超过一半。

与校外学科培训遭遇的重创类似,贝壳找房的暴跌,也与政策有着极大关联。

贝壳找房上市近一年,估值再次回到原点-新经济

7月23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8部门发布了《关于持续整治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要因城施策,重点整治房地产开发、房屋买卖、住房租赁、物业服务四方面的问题。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房地产市场秩序明显好转。

早于这项政策的出台,随着房地产不再是造富神话,国内多个热点城市在对一手房的政策收紧后,对二手房市场也开启了整顿。在房源信息、价格指导,贷款暂停等举措多头并进后,多个城市的二手房成交量出现大幅下滑。在这一趋势下,以二手房中介服务为主的贝壳找房,其业务势必受到牵连,其向资本市场讲述的高增长蓝图,也成为泡影。

数据显示,贝壳的二手房和新房业务占总业务营收的的97%,这也就意味着,在新房和二手房政策全面来袭的现实中,贝壳找房直面冲击。

贝壳找房上市近一年,估值再次回到原点-新经济

尽管整体市场呈悲观论调,但贝壳找房的业务模式,以及其在国内房产市场上不可撼动的地位,依旧使其把控着主动权。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Steven Tsai就表示 “我们不认为这是房地产市场进一步全面急剧收紧的迹象,而是强调要规范房地产交易行业的违规行为”。从长远来看,这对于贝壳等注重提高服务质量的公司来说是个好兆头。

贝壳找房面对的难题,还不仅限于政策对房产市场规范化的管理意愿,由于在这一市场上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在“反垄断”话题中,贝壳找房也处在边界线上。

今年5月25日,多家媒体突然同时发布了一则消息,称“中国市场监管部门已开始对贝壳找房涉嫌的反竞争行为进行调查”。尽管这一系列报道被贝壳找房随后宣布为“假消息”,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正是这个“假消息”,导致贝壳找房当日的美股盘前股价下跌9%。

更悬而未决的是,究竟这个“假消息”是不是真的“假消息”,还有待时间检验。贝壳找房现如今又是否真的“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是否真如58同城CEO姚劲波实名举报一般,“通过利益的不同分配方式,强制让房企进行‘二选一’,以获得独家房源进行垄断”,也需要有关部门给出最终的答案。

贝壳找房上市近一年,估值再次回到原点-新经济

今年5月, 贝壳找房、链家创始人左晖突然去世,这位从陕西走出的富豪,在留下1000多亿元财富的同时,给中国房产市场留下了两个巨无霸似的企业。与链家在市场中的竞争地位不同,贝壳找房在新房和二手房销售、中介市场中的地位,早已无人出其右。彭永东接棒成贝壳找房新掌门,贝壳找房这个“商业帝国”,也不得不在政策的指导下,寻找新的转型之道。

7月6日,贝壳抛出一项收购议案,拟将圣都家装100%的股权收入囊中,总对价不超过80亿元。在房产销售和中介这条道路之外,贝壳找房开始了新的探索。